News 新闻资讯

吴乐斌:基金投资在攻克“阿喀琉斯之踵”中的作用

发布时间:2023-02-25作者:母基金来源:本站点击:1285


2月25日,2023中国母基金开年大会在北京正式开幕。来自政府部门、行业协会、国内主流母基金、一流投资机构等单位代表共300余人齐聚一堂,共探母基金行业发展之道。中科院创投董事长吴乐斌先生受邀以《基金投资在攻克“阿喀琉斯之踵”中的作用》为主题发表演讲。

image.png

【以下为演讲全文】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讲到:我国创新能力不强,科技发展水平总体不高,科技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能力不足,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这是我国这个经济大个头的“阿喀琉斯之踵”。

怎么攻克“阿喀琉斯之踵”?作为科创母基金,我们应该有责任和担当去做这方面的探索和努力。

所以我今天跟大家分享和交流的主要有两部分内容:第一,对科技创新链的认识;第二,在科技创新链中,基金投资特别是母基金投资怎么发挥作用。

一、对科技创新链的认识


image.png

基础研究主要包括自由探索、公益性研究和大科学大装置。今年2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强基础研究进行第三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强化基础研究前瞻性、战略性、系统性布局。基础研究处于从研究到应用、再到生产的科研链条起始端,地基打得牢,科技事业大厦才能建得高。可以看出,基础研究非常重要,它产出的主要是论文。

应用研究,有明确的应用目标导向,主要包括定向基础研究、技术科学和工程科学。应用研究主要产出论文与专利。

技术开发,这一阶段的主要工作是将科学原理和方法变成实用技术,包括样机、样品、技术、服务等,产出形式为论文/专利/Know-How。

产业应用,体现在企业的产品和服务。

在组织机构层面,基础研究阶段和很多应用研究阶段,一般由大院大所完成,技术开发阶段和产业应用阶段一般由企业完成。而从应用研究到技术研发这两个环节,有一个很重要的产出——科技成果。在国外,这个衔接阶段既由大院大所来承担,也由企业来承担。

那么,满足什么条件的科技成果具有转化价值?我认为至少要具备以下四个条件。

image.png

第一,要有明确的市场定位。科技成果需要回答“解决市场的什么问题”,这个问题可以简单表述为三个字——新、精、廉。

新:产品是不是市场上没有。技术创新主要三个类型:集成性创新、继承性创新、颠覆性创新。

精:产品的质量是不是优于别人?质量是立足之本。

廉:产品是不是比别人更加便宜,且便宜20%以上。

第二,原理或方法要符合基本的科学原理。上个世纪末,特异功能现象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当时,我听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周光召先生说了一句话:“违背基本科学原理的东西我从来不看、不听、不信”。他的这句话让我一直受用至今。看一个技术的时候,必须遵循前人公认的基本原理。

第三,技术具备良好的可重复性(CV值)。在产品质量指标中,科技企业需特别关注产品或技术的变异系数CV值。CV值就是产品的基本稳定性。

第四,具备行业准入资质。科技成果需要具备行业的准入资质,特别是某些行业必须具备专门的许可资质。技术、产品跟行业的门槛格格不入的成果,应及时放弃。在具有准入资质要求的行业,没有获证意识的项目是十分危险的。

image.png

贯穿科技创新链条的逻辑关系,我用三个词来表示:PI、IP、IPO。PI,全称是Principal Investigator(首席研究员),代表人才。人才是第一资源,有了人才才有科技成果和知识产权,进而转化为第一生产力,第一生产力又转化为财富。最后形成这样一个价值链,即实现从科学家(PI)到知本(IP)再到资本(IPO)的“运河生态体系”。



二、基金投资发挥的作用

image.png

在筛选子基金时,我相信,多数科技投资领域具备较高壁垒,针对不同学科不同赛道,子基金只有聚焦和专业才能发展长久。简而言之,不细分不专业,不专业没市场。

我在2019年时提出了“绿科技”的概念,对绿色发展时代的科技概念进行了划分。什么是绿科技?我将其定义为:以最少的碳排放和最少的对自然环境的扰动,使人类获取最大限度的物质与精神生活满足的科技。

image.png

绿科技包括4个C:

第一个C,是Clean Technology,即清洁技术,包括清洁能源、清洁过程、清洁材料等等。

第二个C,是Computing Technology, 即数字技术或者数字经济所依赖的技术。

第三个C,是Health Care,即大健康技术,大健康既是人类社会的手段,更是人类社会的目的。

第四个C,是Creative Technology,即创意技术,包括今天特别时髦的元宇宙技术、NFT技术等等。

另外,中科创星团队提出的“硬科技”概念,可以解读为基础性、关键性、通用性的科技,是买不来、带不走的科技。

从投资阶段来看,则有天使投资、VC、PE等聚焦科技企业不同发展时期的投资机构。当前,大家也特别期盼S基金的出现。

此外,母基金还要发展完善投资服务,为体系内子基金和项目提供科创服务和金融服务。科创服务层面,包括行研、知识产权运营服务等。金融服务层面,则应当建立投、贷、保、租、证联动的生态圈,以保证投资退出的成功率。

基金投资的环节,分为两种类型。

第一种,机构投资。在当前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时代背景下,作为科技领域新型举国体制的抓手,很多地区都在重点支持培育一批新型研发机构。因此,我有一个新想法,就是基金能否投资机构?目前,我们已经在广东地区展开实践。新型研发机构可以是企业、事业单位也可以是民非,我们主张首先投资企业性质的新型研发机构。

怎么投?我认为最佳股东结构应该至少包括政府科研机构、科学家群体和投资基金。

image.png

首先,政府的科研经费必须要有,用于对冲一部分的市场风险。其次,人才资源。要引导科学家个人入股,以推动其全身心投入到科研工作中去。再次,基金投资。但要求这些基金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可以忍耐足够长的周期。最后,尽可能引入一批有格局、眼光、胸怀的社会资本。

第二种,项目投资,即企业投资。在科技成果转化“运河”中,全周期涵盖了科技型企业必经的五个成长阶段——培育期、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稳定期,为“运河”里的“五条鱼” 。

image.png

第一条鱼是从0到1,从创意到产品。我在担任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做过一个统计,大概有39%的中科院企业处于第一条鱼的阶段,没有销售,更没有利润,只有样机和样品。第二条鱼是从1到10,从产品到销售。大概有13%的企业分布在这个范畴,有销售没有利润。第三条鱼,从10到100,从销售到盈利。这样的企业占的数量相对是多的。第四条鱼,从100到1000,从盈利到企业上市。第五条鱼,从1000到10000,从上市公司到行业领袖。

中科院创投的投资业务,主要聚焦位于“第一条鱼”和“第二条鱼”两个发展阶段的企业。

最后,谈谈基金投资对科技创新的意义,我的体会至少有三个方面。

首先,基金投资是科技和经济结合的工具、载体。

其次,基金投资实现了债权资本向股权资本的转移(投资者与科学家成为同盟关系)。马克思提出《资本论》时候的资本主义社会以债权资本为主,而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的矛盾是非常激烈的,就像电影里黄世仁和杨白劳之间的矛盾一般不可调和。但现如今股权资本成为主要的社会资本,股权投资成为最先进的方式,是社会稳定和发展的重要方向。让科学家、投资家和企业家成为一伙人,这样的创新才能持久。而基金在其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最后,基金通过市场化机制高效配置科技资源,是对行政手段的有益补充和完善。

综上所述,基金投资是基于科学家创新天赋的科技信用与资本逐利属性的完美结合。如果我们达成这个共识,把基金投资作为科技创新的重要手段,我们国家攻克“阿喀琉斯之踵”的目标就一定能实现。


Page Top

×

微信二维码